【论道】王守常:如何理性解读当前传统文化热

天下书院admin 浏览

小编:十九大后,2018年1月11日,观天下风云,与永图论道继续开播。贵州卫视邀请龙永图先生和北京大学教授、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先生论道,论道话题为《中国文化与中国智慧》。 中国文化与中国智慧有怎样独特的魅力?中国文化的精神是什么?我们又如何提升自身的

  十九大后,2018年1月11日,“观天下风云,与永图论道”继续开播。贵州卫视邀请龙永图先生和北京大学教授、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先生论道,论道话题为《中国文化与中国智慧》。

  中国文化与中国智慧有怎样独特的魅力?中国文化的精神是什么?我们又如何提升自身的认知与分析能力呢?当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相遇,又该如何融合与发展,并走向世界呢?

  针对这些话题,北京大学教授、中国文化书院院长王守常先生说,我们要把我们的优秀文化传统传承下来,要坚持每天去读书。我翻了不知道多少遍的《论语》,但总能给我新的启发,解决新的问题,这让我很激动。因为它给了我一个面对现实困惑的解释。读经典永远会有这种感觉。所以在当代,特别希望看到更多的年轻人,根植于我们的文化,从读经典开始,使自己的知识结构更丰富一点。

  另外,我们如何在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础上,实现创新性发展?在全球化时代,中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,我们又如何兼容并蓄呢?归结起来有两个问题。其一,什么是中国文化?其二,判断事物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如何走出去?龙永图和王守常先生的论道,可以给我们很多启发。

  ,著名学者,北京大学哲学系、宗教学系教授,中国文化书院院长、国学院院长,北京大学中国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副所长,园丁公益国学讲习所所长。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、佛教、近、现代思想史等。

  ,湖南长沙人,在贵州贵阳长大,他是中国复关及入世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,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;原博鳌亚洲论坛理事、秘书长;曾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;现任全球CEO发展大会联合主席、中国与全球化智库(CCG)主席。

  这些年,大家对中国文化越来越关注,中国经济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,大家在寻求新的一些中国发展的方向。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人们的物质水平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作为中国人,中国文化肯定是精神追求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。另外,中国发展了以后,中国也需要更多的对外交往。如果说我们过去,比如说在过去规则的制定下,我们基本上是国际规则的追随者。而现在我们企图要影响全球,新的国际贸易,经济的规则、秩序、体系,那么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,汲取中国智慧,来为我们在全球提出中国方案的时候,能够体现中国文化的根基。所以,种种原因,使得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性越来越大。其中当然还有一条就是,我们中国领导人,非常重视中国文化,在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建设当中的作用。怎样使用文化,成为我们中国发展当中的一个重要方向问题,也就是怎么样建立中国对自己文化自信的问题。

  龙永图先生谈到这个问题,他谈这个问题的背景是和他参与中国加入WTO(世界贸易组织)的过程有关。看到我们改革开放40年,越来越认识到一个哲学上最古老的问题,那就是: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我要到哪里去。所以,我们加入到国际的大家庭里以后,从“中国加工”,到“中国制造”,以我这些年在国外的经验,我觉得,还有一个“中国智慧”的概念。就是我们的产品,在国际上畅销了,可是其他国家,对中国问题的理解和对中国文化的认识,还缺的很多。2013年11月,去曲阜考察,从中巴车下来第一句话就说:“我到曲阜考察是告诉大家,中共中央特别重视中国文化传统。”从2013年、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这一段时间里头,在多个场合,强调过这个问题。不仅在国内,而且在国际上,在法国、在德国、在英国、在联合国的科教文组织,也强调这个问题。十九大更把这个列为主题讲到“文化自信”和“文化自觉”的层面。所以,我们不能够离开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,因为它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。

  现在中国正在追求成为一个世界强国的目标。强不仅仅是在经济上和物质上要强,因为强大并不很自然地受人尊重,而受人尊重,首先你自己必须在文化上要强,在文化上要有影响力,要有凝聚力。所以在这个问题上,我觉得,我们更多地要强调文化自信,它对于中国在今后几十年的经济社会发展,是一个关键的因素。王老师讲的这个“和”的理解,我觉得非常好,比如说这个世界,现在非常复杂,各种国家的利益,各种民族的利益,各种国家的纠纷,民族的纠纷,在这样一种情况下,你不能说是,你好我就好大家好,我们要求同存异,求大同,存大异,就是要强调多元化,就是要强调包容性,大家能够求同存异,这才对。你不能说“礼之用,和为贵”,大家就可以,也是一团和气,这一团和气之下,没有规矩,那你这个社会也和气不了了。所以我觉得,怎么样全面地、准确地,理解中国文化当中一些非常关键的思想理念,是非常重要的。因为走偏了,一个是行不通,第二个的话,你说了也做不到。我觉得对于我们的文化,一些重要的思想精髓,有一个准确的理解,还是很重要的。

  传统是世代之间的连接。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根和魂。文化就是我们世世代代祖先延续过来的生命基因,它涉及到我们的价值认同、生活方式、精神愉悦等很多的领域,就是我们怎么活着。我们要理性解读传统文化热,这就不能离开传统文化经典,不能离开我们的文化传统。我们要探讨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,传统文化与思维方式。

  世俗的观念认为,传统就是过去,现在就是当下。这个认识还是要重新去思考,要重新去调整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化学者,叫爱德华·希尔斯,他写了一本书,叫《论传统》。书中提到了一个观点,“传统不是过去,现在不是当下。”从文化类型学角度说,“传统”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们的思维方式,影响着我们现在的思维方法,影响着我们现在的一些价值观念。如果从这个意义上看,传统就是世代之间的连接,每个世代都不会有一个空挡,只是百姓日用而不知。

  比如,儒家《论语》说的“仁者寿”这个概念。“仁”字在《论语》当中出现过103次。仁者就是有德之人,就是说有德之人会长寿,是人的生命的延长。如果查阅道家老子的书,一个人如何长寿,应该是以德延年,有道德修养才会使生命延长。可是又不是这个概念,老子说,以德延年的同时,“死而不亡者寿”。后来到魏晋南北朝以后,有个非常年轻的学者叫王弼,他怎么说的这句话呢?他说:“亡”,“忘”也。死亡的“亡”是那个“忘”字的通假字。这意思就给我们解释清楚了:没有被我们忘记,这个人就属于长寿之人。你看看这句话的解释有多伟大,你生命虽然短暂,但你活出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,你就是长寿之人。所以,文化自信源于对文化清楚地认识,有清楚的认识,才能够建立自信和自觉。

  “仁者寿,气之温和者寿,质之慈良者寿,量之宽宏者寿,言之缄默者寿,故仁者寿。”气就是我们说的脾气,一个脾气温和的人就会长寿,对他人真诚地关心,而不是关心他人是为了名和利,这个人就会长寿。能够容纳你的朋友,宽容反对你的人,就会长寿。人和人之间通过言语交流,因为立场的不同,角度的不同,或者是知识结构的不同,常常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,老子讲这一点说得最清楚,好听的话可能是有欺骗性的,不好听的话可能是不友好的。

  “仁者寿”这就是养生。这些做到了,就会健康长寿。这也是生命上的智慧,人要活得有价值、有意义、有担当精神,就是中国的思维方式。

  文化有三个层面:一个层面是物质文化,一个层面是制度文化,一个层面是精神文化。文化的核心问题,是思维方法、价值观念、宗教习俗和审美意识,它们的总合叫文化。所以在某种意义上说,对于文化,或许要重新调整我们的思维方式。

  讲中西思维方式的不同,这个不单是形式的不同,完全是思维类型的不同。比如说,我们的思维方式已经固化了。中国从1919年以后流行到现代的思维方式,在1960年代基本上固化为了“一分为二”。我把“一分为二”的思考定义为二元对立的思考,最后的价值观在“错”和“对”中选择。如今大众的思维方式大多停留在二元对立的思考上,就是“一分为二”。

  其实,这个问题在上世纪60年代已经有人觉醒。当时在中央党校的杨献珍先生就说过,我们讲“一分为二”的同时,还要讲“合二为一”。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学者叫庞朴,他也是我的老师。后来他就提出来了,中国的思维方法叫“一分为三”。这个说法概括得非常准确,这个“一分为三”的思维方法,其核心内容来自《中庸》的思考方法。我觉得学习中国文化,应该从中汲取一些对于当代来讲很有价值的思想理念,很有价值的思想观念。

  《论语》中有这么一段话,“叩其两端而执中”。“两端”是指两个完全不同性质的事物,这个“中”是三,三也是“多”的意思。当我们研究两个不同事物的时候,要从第三个角度思考问题。“执中无权”,从第三个角度看问题的时候,不能有权变。

  进一步解释,所有的事物都存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,离开了特定的时间和空间,它就是荒谬的,否则就“执一”落在一边了。这句话孟子给它做了一个有意思的解释。孟子说,古代的舜王是一个大圣人,虽然他的继母和兄弟姐妹对他不好,但他努力工作,养活了全家。舜王“娶而不告”,娶了一个老婆不告诉父母,为什么不告诉父母呢?因为“告而不娶”,告诉了就不能娶了,舜在叩其两端而执中,就是从第三个角度考虑问题,那就不告了。

  再举一例。“政宽则民慢”。政策宽泛却没有执行的细节,下属就会变得散漫。“慢则纠之以猛”,严格管理会有一个问题。“猛则残民”,会伤害他的积极性。可是没有积极性,没有原创性,这个东西要怎么管理?还得恢复,还得宽松,所以“残则施之以宽”,问题是总在两点上思考问题,不是猛就是宽,从来没有第三个方式思考。应该是“以宽济猛,以猛济宽”,如果宽松了还不行,还要在其他条例上严厉一点,然后“宽猛相济,政是以和”,最最重要的是政是以和,决定思维方法的是“和”的概念。

  过去我们妄自菲薄,而现在妄自尊大的中国人太多。思维方式上可否再回到文化传统上?“中”在《论语》当中出现为恰到好处,过犹不及。但我在《论语》当中看到的“中庸”不仅仅是这个概念,什么意思呢?《中庸》是一个至德,是一个最高的道德。

  文化自信的问题,我举一个例子。中国人是怎么讨论人的?《易经》里头有一句话,叫“天地人三才”(《易传·系辞下》:有天道焉,有人道焉,有地道焉。兼三才而两之,故六。六者非它也,三才之道也。)就是天地人这三种材料里头,人为贵,这个贵就是价值,人最有价值。荀子有一句话:“水火有气而无生,草木有生而无知,禽兽有知而无义,人有气、有生、有知,亦且有义,故最为天下贵也。”草木有生、有气,它有生命、有气,草木就是植物了,这个“气”字很难解释,但实际上就是可以理解成构成我们身体和万物的一个材料,那么草木有生有气而无知,禽兽有生、有气、有知,它有知觉而无义,就是正义的义,我们把这个“义”解释成一种礼仪原则,就是动物界它不能够像人类社会建立一套礼仪原则,下面说人有气、有生、有知,其有义,故为天下贵,人天下最有价值的。所以我们把这两段材料,给外国学者解释完以后,我问他什么叫人权?讲得最早的我们不知道,就讨论“人为贵”的概念是2500年以前中国的《易经》。

  我们这几年提出的口号是“以人为本”。其实不是我们现在提的,这是古代管子提出来的。“以人为本”有一个问题,什么问题呢?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“天地人”,其中的“人”是一个类的概念,是一个总属的概念,是一个国家民族的概念。

  在重大的灾难面前,我们的人民解放军,我们其他所有的民众,都会在抢救中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,而且我们的领导每一次,在救灾的批示、指示当中,救人是第一位的,这个时候的“人”就不是一个我们传统上的“类”的概念,这个时候的“人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,从一个“人”的概念分析起,关注每一个生命的安全。所以对话的时候,我们还是需要尊重西方文化,西方讲的“人”是个人的问题,个人的权利。包括在2012年讲话中提到,我们必须要学习西方政府制度,我们必须要学习西方政府制度、管理制度和社会管理的一些经验教训,这也是要开放我们自己,所以,已过世的我国著名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说,每一个文化都有它优秀文化传统,学会欣赏对方的文化。所以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学会“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”。

  我想,我们今天自己对自己的文化的缺失,这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经济高度发展,国力在提高,可是我们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很多人并没有思考清楚,这就需要回归传统去寻找,寻找传统文化的宝藏,这影响深远,解决中国人文化自信的问题。

  哲学要追问的三个问题是:“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”一个国家富强了,一样也要问这些问题。中国承继着数千年的文化传统,未来的中国应成为世界负责任的大国,那么现在的中国综合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,我们既要学习西方文化,又不要忘了本民族文化。中国要成为世界中的负责任大国,不只是凭借综合国力,还要把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念介绍出去,被其他国家、民族所理解,才可以说是真正的大国。

  现在有个很好的现象,就是在做考古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专利问题。我们中国古代所创造的东西,对今天的影响还存在,只是我们并不知道。

  比如,有一个螺旋桨制作的工程师汤姆斯,就是美国飞机的螺旋桨制作的工程师,是用浇铸出来的,他的熔铸法是注册专利的。因为他是美国二战时飞虎队的。飞虎队当时的螺旋桨是打造出来的,经常会折断,折断以后他很苦恼。一次就在云南的村子里去遛弯,他看到中国老百姓在做的一个金属的东西,是怎么做的呢?他是用失蜡法做,失蜡法就是我们今天先做一个模子,然后把熔化的热的金属液体倒进去就出来了,因为模子的空挡是用蜡充满的,热的金属液体进去以后,所以就顺着那个缝隙流进去,蜡就会融化掉了,这是我们古代铜器铸造的方法。汤姆斯的熔铸法就是这样得到的。

  我们今天看到,河南的博物馆有一个巨大的铜器“云纹铜禁”,就是用失蜡法做的。禁就是“禁止”的禁,这个为什么要用“禁”,“禁”这一礼制器,作于周武王灭商之后。因为周灭了商以后,就认为商亡于酒色,所以后来周代就有了一个“禁”,禁就是禁酒的,所以《尚书》有一文章《酒诰篇》就是禁酒的。文中说:“饮惟祀”(只有在祭祀时才能饮酒且不能喝醉);“无彝酒”(不要经常饮酒,平常少饮酒,以节约粮食);“执群饮”(禁止聚众饮酒,若发现抓起来杀掉);“禁沉湎”(禁止喝醉酒)。用酒祭祀与敬神,养老奉宾,都可以饮酒,就是不能喝醉与聚众饮酒,这构成了中国西周禁酒思想的主体。到了周平王东迁洛阳,礼乐崩坏,周朝的禁酒令也如同一纸空文,几乎无人执行了。

  所以“铜禁”那个桌子做得非常的精美,这件铜禁的镂孔装饰部分系用失蜡法所铸,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用失蜡法铸造的物件,是它创造了“熔铸法”。

  文化的问题是一个不断深入、不断学习的过程,要一本一本书去读,要分门别类地研究。如果我不是哲学或宗教系的,其实我也不一定了解,我们坚持一定要打通,文科打通各个系的概念。在北大,我们有一个“元培计划”。你今年在哲学系读了一年,然后你第二年提出转学,只要那个系能接受你,我们就支持你去转系。所以这样才能让文化使我们的知识结构丰富一点。

  我们怎么创新地认识和传承我们优秀传统文化,包括我们在向国外传递我们中国文化的时候,我们传递的是什么?我们通过什么而传递?我们老祖宗在三千年前已经教过我们了,我们要回归到经典原典,传承我们古代的文明以及古代的思想。其实,这些问题都是太宽大,太宏大的一个讨论,就是我们为什么老放在一个宏大的讨论范围内,我们就很纠结这个地方,如果我们回到一个很细小的、很窄小的,一个学科的问题,我现在特别推崇当前解决中国问题,不是我们哲学系能够解决的,更重要的是一个社会系去解决的。

  我有一个学生是我们社会学系的本科生,他读社会系读了四年,他每年至少要去一次村落。四年做跟踪调查,调查了三个自然村落,三个天主教堂,一共在一个地区,调查了七年时间,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。

  所以我才理解都是在宏大的叙事当中,宏大语境当中去讨论,你一定要理解,哲学不是一个真理判断系统,哲学只是一个道理。鲁迅说,最早是一个祥林嫂,他这个说法我们从材料看,他受到了清代桐城派的领袖戴震的影响,戴震写了一本书叫《孟子字义疏证》,是用孟子的概念推翻宋代学者对孟子的修改,所以叫《孟子字义疏证》。他就批评朱熹。朱熹说,存天理,灭人欲。今天在座的年轻人理解这句话吗?原文为: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。死亡贫苦,人之大恶存焉。”男女,是中国男女到了一定年岁要结婚,这是继承立家的一个传统,也是社会生产力的一个需要。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”即是天理,那饮食男女最大欲望就是天理,既然人欲就是天理,天理就是人欲,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“存天理,灭人欲。”那你逻辑上是悖论啊,你肯定是错的。

  所以这里头有一个问题,“天理”这个字怎么解释,古代天有四种解释:第一种是物质之天,就是我们头顶这个蓝天;第二种解释,就是神鬼之天;第三种解释,就是道德之天,这是周灭了商以后提出的;第四种解释,就是自然而然。庄子说,牛马四足之谓天,牛和马张四条腿那叫天,自然而然长出来的,如果这样解释的话,你就会看到朱熹的那句话,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”就是天理,饿了就要吃东西吧,男女到了一定年岁要结婚要生育吧,这就是人的自然而然的要求,所以它就叫“天理”。所以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”即是天理,下面一句话非常重要。“求美味者,人欲也”,这是个人需求,私利的需求叫人欲,所以朱熹他才告诉我们要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,这难道不对吗?

  朱熹的“存天理,而灭人欲”,我们能从中领略到,中国文化怎样独特的魅力,我们又如何提升自身的认知与分析能力呢?你要不要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?理论上有它存在的合理性,所以批判不是打倒和推翻,是需要分析,所以我们要怎样地继承文化传统,才能够真正说我们对文化传承有所继承,然后我们才可以谈到我们的文化自信。

  提到当下文化传承和创新的问题,其实你创新是建立在你对自己文化的传承上。书法就是这样,如果你帖学也不会,碑学也不懂,然后就写一堆乱七八糟的字。我也看过这个书法,都是我很好的朋友,那个八尺的宣纸,很贵的一张,在这儿拿一个抹布,蘸一堆的墨,然后跑过去往那儿一摔,他说书画同源,我说没关系,书画是同源的,但你想告诉给别人什么东西,艺术总是一个个体的表达,但你在旁边题词,你用清楚的小行楷,你给我描述出来,那我就很崇拜你,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,弄的乱七八糟。

  这时我会想起来一个人说的一段话,这个人叫陈师曾,是陈寅恪的哥哥,陈师曾说了一句话,一个画家,一个书画家,要具备四个条件:第一个性情,有性情这个人有创作,没有性情是没有创作的;第二个品格,一定要有品格;第三个要有思想;第四个要有文化,没有文化继承,你谈不到创新的。

  文化是没有办法脱离开人的,一个人有没有文化,不识字难道人就没有文化吗?可是我们的文化是有书本传承,我们的文化有口头传承,所以你看我们很多的在电影里头,一个老爷爷一个老妈妈,他可能一个大字都不识,可是他在中国文化里的孝亲的问题上,恭敬的问题上,他有他自己的了解,这个文化传承有多方面,有口传的,也有书本传的。

  制度自信,在中国文化里面就有,就是我们不太知道。比如:北大历史系的一个女学生,叫李锦绣,写了一本700万字的书,这本书的名字叫《唐代财政史稿》,就有一个给侍制度,给侍制度就是我们现在的养老制度。她的先生叫王永兴,写的是唐代的勾检制度,勾检制度就是我们的监察制度。(《唐代财政史稿》系统地论述唐代武德至天宝一百数十年间,财务机构和财务行政发展变化及制度研究。论述以国家预算为核心,从预算的编制实施以及收支,必有财务机构以及财务机构之间的关系,必有财务机构与其上下级机构之间的关系来论述唐代财政史,对唐代的财政史中一个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考辨。)

  我们要把我们的优秀文化传统传承,我还要坚持每天去读书。每天去熟悉我看过的书,突然发现,我翻了不知道多少遍的《论语》,给我新的启发,解决新的问题,让我很激动。因为它给了我一个对现实的困惑的解释,读经典永远会有这种感觉。所以在当代这个时候,特别希望看到更多的年轻人,根植于我们的文化,从读经典开始。如何对中国文化有一个自觉,还是要回到经典,回到我们自己的文化传统,认认真真地去读书,去读经典。

  说这个“和”字,“和为贵”的“和”字。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上就造出这个“和”字。“和”的概念是在中国古代音乐史中发现的,最早出现在音乐中。音因序或律而和,应该为“宫商角微羽”五个正音能够合在一起,这五个正音,你不能只用宫音,也不能只用商音,一定是五个音合在一起那是个“和”。所以,“和”是强调多元化、多样性的,你必须要这样理解。所以,你读懂了“和”是多元性、多元化、多样性的话,你就会理解《论语》当中“君子是和而不同的,小人是同而不和”的意思。《论语》出现了“君子和而不同”。君子有这样的胸怀,可以接受不同的声音,小人是同而不和。

  所以,这个“和”字在传统里头,在《战国策》的文章里,是春秋战国时期普遍被讨论和争辩的问题。墨子主张“同”,儒家讲是“礼之用”,“礼”的根本作用是以“和为贵”。

  其中有一个故事,论述的是古代齐国的第四位诸侯王齐景公。他有一个很喜欢的大臣,他就问当时的国相晏子。齐景公和晏子有一个对话,齐景公问,“我有一个非常喜欢的属下大臣,这个人叫具,我们俩是和的关系还是同的关系?”晏子说,“这是‘同’而非‘和’”。“和为贵”前面是有一个词“礼之用,和为贵”。“礼”是一种制度,制度的根本作用是要以和为最有价值,“和”是强调多元化、多样性的。晏子说:“你和你最喜欢的大臣,你们俩是同,而不是和。什么是同?同就是君说是,臣说是;君说否,臣说否。这就叫同”。

  “和”是君说是,臣说否。就是你说对的话,我是可以提出反对意见的,这个话就对了,这就是多元化,这就是“和”嘛。“和”的东西是多样性,“和”才能产生新的东西,才有新的生命。相同性质的东西放在一起,就无法继续发展下去。所以,“和”在中国文化里是最重要的概念。

  “合在一起”才是个“和”,这对世界才是可行的,会使我们这个社会乃至整个世界更和谐。人们开始追寻中国文化的主体意识,主体意识是对人生、对生命的感悟和认识。中国人要在自己的文化中,找到“安身立命”的依靠,中国在走向世界的进程中,要成为世界中的负责任的大国,不只是凭借综合国力,更要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的思维方法和价值观,并为其他国家和民族所理解。

  所以,我们今天在讨论传统文化的时候,我们要重新去认识,所以特别提倡各位在座的,应该多读一点中国传统的书、经典的书。因为这些书成为经典,经过几千年成为经典,有它的历史必然性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dordekel.com/tianxiashuyuan/4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