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腻巅峰之作《将夜》一书带给了我们什么? 人性自由或者美好生

天下书院admin 浏览

小编:?《将夜》是猫腻代表作之一,笔者认为这是他的巅峰作,没有之一。之前的《庆余年》、《间客》内容虽然丰富,却始终无法摆脱小说的通病,结尾强行结束,伏笔无法完全实现;后《择天记》商业性太重,过于繁琐且小意。这本书无论思想、文笔还是结构内容,都趋于

  ?《将夜》是猫腻代表作之一,笔者认为这是他的巅峰作,没有之一。之前的《庆余年》、《间客》内容虽然丰富,却始终无法摆脱小说的通病,结尾强行结束,伏笔无法完全实现;后《择天记》商业性太重,过于繁琐且小意。这本书无论思想、文笔还是结构内容,都趋于完美,特别是表达出的风格思想,在文学界独树一帜。

  将夜《将夜》讲了一个什么故事呢?从题目可以读出:即将永夜。这也就是这本书的思想体现。叶苏创立新教,临死之前无比认真的说出一段话:“我们自己就是道路、真理以及生命。跟随自己行走,必将走出幽暗的河谷,得到最大的喜悦。当永夜来临,太阳的光辉将被尽数掩盖,天空和大地陷入黑暗之中,人们将为之欢欣鼓舞,因为那才是真真实地活着。”这也是这本书所围绕的中心思想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思想呢?一颗星球,在他的太阳快要熄灭的时候,强者们纷纷争夺天地最后的元气,自己逃命。知守观第一任观主,在普通人类快要完蛋的时候,制造了昊天,取代那颗太阳,供人类繁衍生息……昊天的能量从哪里来?其中一个重要的来源就是那些强大的人类,我觉得应该也有一部分包括那颗快熄灭的太阳。因此,昊天是吃人的,吃的就是那些天地间的最强者!从此,没有任何人能逃出这个星球,强者们的能力被限制在知命境界,谁敢越界,昊天就降下天罚,抢走他身上的天地元气!同时知守观还建立道门信仰,要求所有人,只能运用天地元气,不能抢夺天地元气据为己有,天地元气,都是昊天的,这些元气,最终变成阳光,养育了人类本身……有人发现这个事实,想要摆脱这个事实。于是书院小师叔拔剑向天,夫子数千年思索破解之法,叶苏创立新教试图改变被昊天所奴役的人们的思想,君陌解放佛国努力,使他们不在苟活,余帘三师姐变成了二十三年禅,夫子的同僚那一位光明大教官创立了魔教,柳白人间之剑向昊天。。。。。在人间向往自由之时,昊天变得无比虚弱,于是宁缺写出那道“人字符”开天辟地,人人得而自由,飞升向自由的国度。主人公宁缺做了什么呢?首先他是穿越者。书院十三先生,书院天下行走。聪明、冷血、无耻,写得一手好字,也练的一身杀人手法。林光远案遗孤,原是将军府门房的儿子,林光远被抄家诛九族时,不甘心被当做少爷的替死鬼而杀掉少爷和管事逃走,逃走途中捡到桑桑和黑伞。在杀仇人后重伤逃走时被朱雀击碎雪山气海,再由黑伞重建,最后借助陈皮皮的通天药丸,终有资格进入修真世界。测试中胜过隆庆而进入书院二层楼,师从颜瑟学符法。在魔宗山门被隆庆用桑桑威胁,含怒立下赌约最后一箭废除隆庆修为。进入山门中遇到莲生,临危时领悟小师叔的浩然气从而入魔,成功杀掉莲生,却在最后被莲生传下衣钵。颜瑟死后接掌惊神阵,并从老师绝学井字符中悟出自己的神符“二字符”。在夏侯归老当天对他进行生死挑战,在桑桑帮助下把他杀死,大仇得报。因为夫子建议送桑桑去烂柯寺求医,继而领悟佛门四大手印,在桑桑被认为是冥王之女后,和桑桑一齐进入棋盘开始逃亡。在卫光明的追随者掩护下带着桑桑向北方逃亡,被唐率领的荒人收留,后被夫子所救。和桑桑于热海旁在夫子见证下成亲。夫子和桑桑登天后,回到长安修复惊神阵,与莫山山联手用乂字符阻拦观主,最后宁缺借助惊神阵一刀废了观主。隐约知道桑桑在西陵神殿,于是冒险离开长安赶去确认。在桃山上和柳白联手破坏了光明祭,在光明神殿中见到昊天(桑桑),在经过长时间相爱相杀后一同离开西陵,带她去看人间。后来被她骗入佛祖棋盘,用千年时间修佛,一起生活,帮她去除红尘意斩断尘缘。回到长安后终于写出“人字符”,打败观主,开天辟地,破开了昊天世界,也留住了桑桑在人间。他是书院十三先生,书院天下行走。聪明、冷血、无耻,写得一手好字,也练的一身杀人手法,境界最终也在知命巅峰,但其他手段祝他成功改变世界。他是书院十三先生,书院天下行走,有着喜欢他的诸多姑娘,却只娶桑桑一人。在复仇夏侯的尾声,宁缺说出自己不是将军的儿子,而是一个卑微的门房的儿子的时候,他质问:凭什么门房的儿子就不能复仇?凭什么都是被灭国的王子复仇?凭什么卑微的人不允许有力量复仇?是啊,凭什么?这本书就是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生命,都应该有同样的权利和自由。最后附上我最喜欢的一个片段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“唐人……或许真的有些特殊。”观主负手看着面前这些老弱妇孺,看着风雪中那一张张没有任何恐惧神情的脸,忽然问道:“像蚂蚁一样的死去,能甘心吗?”回答他这个问题的是朝老太爷。朝老太爷拄着拐杖,颤巍巍走到人群之前,说道:“甘是甜,甘心就是舒服,怎么能让自已感到舒服?我不知道外面的人会说出怎样的答案,但对于我们这些老长安人来说,只要死的时候不感到羞愧,就会感到舒服。”“原来甘心可以如此解释。”观主看着朝老太爷说道:“老丈不凡,怎么称呼?”朝老太爷说道:“我姓朝,一般晚辈都称呼我为二掰。我觉着我的年龄要比你大,那你就叫我朝二掰好了,也不算我占你便宜。”“我没有什么不凡,我们只是些普通人,只不过无论是最普通的人,还是像您这样最不普通的人,归根结底都是人,只要是人都会死。”老太爷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,不管你是知守观观主还是昊天的信徒待死之后,终将变成一抔黄土或一捧骨灰,那么我们便是平等的。“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争着来送死。”观主看着朱雀大道上到处都是的唐人尸体,若有所思道。“我唐人向来有赴死的传统。”朝老太爷神情渐渐变得严肃,说道:“与诸国首战,风雨飘摇之际,唐人无降者,与荒人战,唐人无降者,自渭泗水畔揭竿,我大唐开国至今已有一千余年,慷慨赴死之辈数不胜数,唐之所以强,强在敢死。”“当年太祖皇帝为一使者,不惜冒灭国之灾,耗尽国力,使大军远征北荒,直至屠尽敌酋才肯归师,书院为一孤苦幼女,敢与佛道两宗相争,二先生斩破烂柯佛祖石像,才稍渲恶气,唐之所以强,强在敢恨。”“唐之所以强,在于唐人。”朝老太爷看着观主,用苍老的声音说道:“我大唐从古以来,就有埋头苦干的人,有拼命硬干的人,面对不公与欺凌,有人敢拍案而起,面对侵略,有人慷慨赴死……”…………镇南军在崤山的山林间,艰难地向着青峡进发。寒冷的雨水,顺着衣领钻了进去,带走了温度,带来了病患。不时有士兵摔落山崖,同伴们站在崖畔沉默站立片刻,然后继续前进。他们疲惫地低着头,哪怕明知道已经晚了,却依然不肯停下自已的脚步,冒着生命危险,蛮不讲理地奔跑着,拼命地赶着路。…………杨二喜砍翻了一名东荒蛮人。他很珍惜这把从战场上得来的弯刀,把刀收回鞘中,从肩上取下草叉,然后重重地砸了下去,确认那名蛮人死透。田野里的厮杀声渐渐平息。他擦掉额头上的汗水,喘着粗气向四周望去,然后看到了几个相熟的同伴,倒在了覆着薄雪的冬田里。战事结束,他站在那几个浅浅的新土堆前,沉默了很长时间,然后望向家乡的方向,他很怀念妻子炖的腊猪蹄。家乡学堂里的那面墙还没有漆完。当年因为觉得衙门给的工钱不地道,他坚持不肯接这个活,和里正吵了一架,甚至险些掀了酒桌,还时刻准备着去县衙打官司,直到实在熬不过女儿的恼怒和妻子的嘀咕,他才万般不乐意地接了下来。但只刷了一半,便看到了那份公告,他便背着草叉与酒肉,离了家乡来到了遥远的东疆,学堂的墙不知何时才能刷完。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刷完。至少在他的手上。杨二喜看着故乡的方向,想着这些让他觉得很麻烦的事情,恼火地皱了皱眉,那道新添的伤疤又裂开了口子。血水向下淌着,他抬起手臂,用袖子胡乱擦了擦,忽然想到学堂里的先生,如今再不会因此那面没有漆完的墙生气才是。于是他高兴地笑了起来。…………向晚原牧场的战斗,依然惨烈。那名矮小的军官被蛮人的几把弯刀压的单膝跪下,情势极为危险。他在苦苦支撑。一道黑影从旁边飞了起来,重重地砸在那几名蛮人的身上。弯刀雪亮,在仿佛燃烧一般的草甸上划过。那道黑影摔落在地,胸口中了两刀,鲜血淋漓,眼看着便是不活了。军官认出那是自已的近侍。他悲愤地大喊一声,手里的朴刀离了头顶,向着对面斩了过去。在这一刻,他根本不去想头顶的弯刀,会把自已切成两半。他很幸运。围攻的蛮人被他杀死,而他没有死。他的肩头中了一刀,鲜血像被划破的酒囊里的奶酒一样向外溢着。最危险的是,他的头盔被敌人的刀打落。敌人的刀锋,打落头盔之后,还切开了他的发髻。黑色的发丝披散在肩头,加上那张没有盔甲遮掩的清秀的面容,此时所有人都能看出来,原来这名军官竟是个女子。她是司徒依兰。她提着沉重的朴刀,带着满身的伤与怒,带着最后的下属,重新开始战斗,她不知道要战斗到何时,但知道要战斗到死亡或者胜利时。…………“长安有这样一句话,可托六尺之孤……”朝老太爷看着观主继续说道。此时远处的皇宫被笼罩在风雪里。唐小棠站在殿前的雪地里,静静看着南方。皇后娘娘牵着小皇帝的手,站在槛后,看着宫外越来越疾的雪。雪街那头传来咳声,大师兄走了出来。他身上的棉袄早已破烂不堪,棉花从里面探出,白的似雪,有的地方则染的殷红朵朵,红的似血。清新鲜艳,都很动人。宁缺站在街那头,亦是浑身鲜血。他握着阵眼杵,血水把杵与掌面都凝结在了一起。这根杵,这座阵,这座城,是老师们和陛下托付给他的。那么直到死,他都不会放下。朝老太爷握着拐杖的手微微颤抖,声音骤然激昂。“可寄百里之命……”…………青峡前。君陌衣衫已正,冠已正。他单手执铁剑,望向原野间如铁流般的敌骑。他面无表情,开始燃烧最后的念力。仿佛天地都感受到他生命燃烧所带来的炽热,淅微的雨水骤然间停止,原野上方的雨云渐渐消散,露出一线湛蓝的天空。阳光从云缝间洒落,落在他的身上。落在书院诸同门的身上。…………朝老太爷看着满街的唐人尸体,忽然间老泪纵横,然后又笑了起来,看着观主大声喝道:“……临大节而不可夺,君子也!”…………苍老的声音在朱雀大道、在风雪中回响,在冬柳雪湖上回响,在青峡前回响,在崤山里回响,在东疆、在北疆,在唐国的每一寸土地上回响。可托六尺之孤,可寄百里之命,临大节而不可夺,君子也!“我大唐从来都不缺少这样的人,大唐就是君子国。”朝老太爷盯着观主的眼睛,厉声说道:“如此美好的国度却要被你们这些贼老道从人间毁掉,你还问我是否甘心……”他举起拐杖便准备砸过去。“我甘你奶奶!”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=-希望大家可以在闲暇时间去看看这本书,当然,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到的想法和观感,也希望大家可以在评论区交流意见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dordekel.com/tianxiashuyuan/20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